就在刘备成功的阻止了孙权试图染指益州之时,益州诸侯刘璋突然派使者法正、孟达率军四千押送财物,前来迎请刘备入蜀。

您当前的位置:

刘璋为什么要请刘备入蜀

就在刘备成功的阻止了孙权试图染指益州之时,益州诸侯刘璋突然派使者法正、孟达率军四千押送财物,前来迎请刘备入蜀。

这可是入蜀天大的良机,但这良机不是上天送给刘备的,而是一个叫张松的人。

刘璋为人寡谋仁弱,经常受到邻居——占据汉中的张鲁的欺压,他见曹操势大,就打算投靠曹操,去抱曹操的大腿。

刘璋先派人前去向曹操“致敬”,承认曹操在中央的地位,表示接受曹操为总理的中央政府管辖。为鼓励刘璋听话的行为,曹操加封刘璋为振威将军,刘璋三哥刘瑁为平寇将军,不过没有以中央政府的名义承认刘璋益州牧的地位。

后来,刘璋又派遣别驾从事张肃去许都朝见天子,并献上了精兵三百人和朝贡的上好物品,曹操虽然任命使者张肃为广汉太守,却没有加封刘璋。抱天下最粗的大腿而不可得,刘璋更加不安。

刘璋为什么要请刘备入蜀

曹操降服荆州时,刘璋赶忙又派使者张松去跟曹操结好。

张松,蜀郡(治今四川成都)人。此前出使许都的张肃,就是张松的哥哥。

哥哥张肃出使后被中央政府任命为广汉太守,弟弟张松着实有些羡慕。不过他也有收获,张肃升官后,原来的益州秘书长(别驾)职位就由他递补。

张松也是一个渴望有一番作为的男人。但跟着刘璋这样的老板,别说有所作为,有没有明天都十分难说。所以即使身处别驾的高位,张松却一心想换个老板。

出使荆州,张松敏锐地感觉到自己跳槽的机会终于来了。他久闻曹操英才盖世,善于用人,认定以自己胸中的五车八斗受到曹操的重用,那是十拿九稳的事情。

可是,张松见到曹操时,极其郁闷地发现没有预想的礼遇,有的只是曹操的怠慢。热脸贴了冷屁股,张松的心从云端一下子跌到谷底,摔得支离破碎。

一起破碎的,还有刘璋抱曹操大腿的最后一丝可能。

曹操看不上张松,表面上看起来是典型的以貌取人——因为张松“为人短小”,身材估计和武大郎同志有几分相似。

打狗是要看主人的。曹操看不上张松,实际上意味着看不上刘璋。这就是为什么刘璋多次想抱曹操大腿而不可得的真正原因——不是他不够热情,而是曹操根本就看不起他。

报复别人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尤其是自己实力不够的时候。

放眼天下,谁能报复曹操,或者有潜力报复曹操?张松认为有,有且只有一个——刘备。

张松的目光和跳槽的希望就此从曹操身上转移到了刘备身上。但还有一个问题,刘备有报复曹操必需的力量吗?

刘璋为什么要请刘备入蜀

张松像

张松从此一心投靠刘备报复曹操,将对曹操的恨全部转化为对刘备的爱。为实现自我价值最大化,帮助刘备进一步发展实力,张松还决定排除万难出卖旧老板刘璋,把益州作为见面礼送给新老板刘备。

益州是刘璋的,凭什么要送给刘备?人才就是人才,张松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,一手导演了一场引外援的好戏。

于是,刘璋的耳朵里便充满这样的声音:“刘备和您的关系不一般,赶快牵手合作吧。”

刘璋同志抱曹操大腿而不可得,也只好换个思路解决问题。在张松的潜移默化朝夕熏陶之下,刘璋逐渐接受了引外援的建议,打算派一个人去荆州跟刘备联系联系感情。

张松早就为刘璋物色好了使者人选。他物色使者的标准,当然不是对刘璋对益州集团有多么忠心,而是有成为他的同伙的潜质。他看中的不二人选,就是法正。

法正,字孝直,扶风郿(今陕西眉县)人。建安初年,法正与老乡孟达跑到益州避乱,但没有受到刘璋的重用。法正过了很长时间才当了一个小小的县令,又过了很久才升迁为军议校尉。

军议校尉说白了就是参谋将军,法正之所以能当上这个参谋将军,是因为他很有谋略。可惜再好的谋略,老板不识货不采用也等于废纸一张白话一通。

这些相似之处,包括都有才名,德行都不好,都想有所作为,都对现任政府不满等。这两个有才无德的人经常在一起长吁短叹,一起惺惺相惜。于是,到刘璋选派联合刘备的使者时,张松立即推荐了法正。

法正推来推去不想干,但老板安排的活又不能不干,最后只好很不情愿地上路。但是一到了荆州,法正的不情愿就一扫而空,转而是无尽的惊喜。惊喜来源于刘备。位高权重名动天下的左将军豫州牧荆州牧宜城亭侯刘备,对素昧平生的小小参谋将军法正非常重视,招待十分周到,一有时间就在一起吃饭喝酒,聊天谈心,请教许多问题——当然主要是关于益州的问题。

法正很快就被刘备感动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。感动过后,法正内心的天平不由自主地向刘备倾斜。他终于明白了老朋友张松坚持派他出使荆州的用意。

法正回去后,立即向张松汇报情况,称赞刘备果真有雄才大略,当真是礼贤下士,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好老板。

刘璋为什么要请刘备入蜀

从此,这两个人坚定无比地走到了一起,开始为刘备入主益州的事业而努力奋斗。便大肆渲染来自邪教组织张鲁的威胁有多么可怕。便轮番劝说刘璋找正直仁义乐于助人的刘备当外援。

刘璋傻是傻一点,但平白无故请别人到他的地盘上吃喝拉撒,他还是转不过这个弯来。

他需要一个找外援的理由。曹操给了他这个理由。建安十六年(211)三月,曹操声势浩大地派遣钟繇和夏侯渊等人率军进攻汉中。

汉中是益州门户,握在张鲁手中刘璋都睡不踏实,要是握在曹操手中,刘璋的好日子就算彻底到头了,因而他更加惶惶不可终日。

张松一看机会来了,连吓唬带忽悠展开劝说:“曹操军队十分强大天下无敌,如果灭了张鲁顺便进攻益州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刘璋是个老实人,实话实说:“我一直很着急,但是没办法啊。”张松再次抛出引外援的理论:“刘豫州,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仇也,善用兵”,如果请他进攻张鲁,肯定能成功。灭了张鲁,我们就实力大增,不用怕曹操了。

刘璋经过一番犹豫,终于在张松的怂恿的下,决定迎接刘备入蜀。便派了法正和孟达来到荆州请刘备。